阅读推荐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阅读推荐 > 往期文章

2017年4月17日

2017-4-18 8:34:29      点击:
四、五通指数简要分析(一)区域特征分析
数据显示,五通指数一级指标得分呈明显的区域特征。东南亚地区的整体得分较高,其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得分均大于 6,且在五大区域中排名第一,政策沟通得分也仅次于中亚和蒙古地区,但其设施联通得分仅为 4.97,排名第四。西亚北非、中亚与蒙古这两个地区在设施联通、贸易畅通以及资金融通上得分非常接近,处于五大区域的中等水平,但西亚北非的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得分均排名垫底,而中亚与蒙古在这两个指标上的得分相对较高,其政策沟通得分更是名列第一。南亚以及中东欧各国在五大区域中整体得分较低且都存在明显的优势和劣势,其中南亚地域的优势在于民心相通,劣势在于设施联通和贸易畅通,而中东欧各国的优势在于设施联通,劣势在于资金融通。
(二)国家聚类分析
课题组根据五个二级指标,采用 K-means聚类分析法将五通指数覆盖的 63个“一带一路”国家分为五通均衡型、政治互信型、经贸畅通型、经贸潜力型、设施短板型和尚待加强型六类。分类结果如表 4-4所示。

结果显示,五通均衡型,即五个一级指标得分均大于 6的国家五通发展整体均衡,在五类中的数量最少,仅包括俄罗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哈萨克斯坦 4国。而尚待加强型国家(五个一级指标均小于 6或仅民心相通略大于 6)的数量较多,达到 12个。由此可见“一带一路”上五通发展程度并不均衡,整体而言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数据显示,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的互联互通存在“偏科”现象,如白俄罗斯、尼泊尔、塔吉克斯坦等 9个政治互信型国家虽然政策沟通得分较高,但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得分相对较低,而土耳其、阿联酋、卡塔尔等 10个经贸畅通型国家恰与其相反,虽然贸易畅通或者资金融通得分较高,但政策沟通得分相对较低。此外,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等 19国经贸互联互通程度处于中等水平(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均小于 7但至少一个大于 6),有较大的发展潜力,因此归为贸易潜力型。
同时,蒙古、巴基斯坦、印度等 9个国家在设施联通方面存在明显的短板,虽然其余二级指标得分均大于 6,但其设施联通得分则均小于 6,因此将此类国家归为设施短板型。
五、政策建议
(一)建立全方位政策沟通体系
“一带一路”涉及面广,领域众多,需要集多方智慧,但目前沿线国家政策沟通总体还处于“潜力型”阶段,且主要以高层领导正式访问为主,后续应着眼于建立“兵对兵,将对将,各行各业要通畅”的多层化政策沟通机制,既包括最高领导人之间的直接沟通,也包括作为政策制定和执行部门的部委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沟通,还要推进专门政策研究部门之间的政策沟通和与社会各界之间的政策沟通,通过建立纵横交错的立体化沟通网络,多开展耐心细致的政策解释和政策对话,是扩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利益汇合点的关键。
要积极拓展政策沟通的领域,既要涉及一国的对外政策,也要涉及其国内政策,还要兼及短期政策与长期政策、宏观政策与某些具体政策。在沟通方式上要灵活安排,既可以针对特殊问题随时沟通,也可以建立定期的机制性安排,既可以召开小型的内部交流会,也可以举办对外公开的论坛。通过多层次、多方式的沟通,不仅能够增强政府政策的协调性,也有利于不断增强全方位合作的民意基础。
(二)推动设施联通一体化格局
基础设施在“一带一路”建设和发展中扮演着先导性作用,但由于沿线部分国家基础建设资金不足,港口、公路、铁路、油气管道、输电网、跨境光缆等配套设施普遍欠发达,设施联通水平还相对较低,特别是与南亚和东南亚邻国之间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亟待提升。建议后续应进一步优先推进设施联通,抓住关键通道、关键节点和重点工程,以一体化的思维指导相关项目的规划、建设、管理,加快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多渠道的区域基础设施一体化新格局。
资金问题是基础设施建设的瓶颈,要善于将不同国家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的积极性聚集起来,形成一个多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立体化治理体系。“一带一路”需要构建起包括政府、企业、社会等多元化投资主体共同参与的投资体系,尤其是通过加强双边投资保护协定、拓宽相互投资领域,引导丝路基金、各国主权基金和商业性股份投资基金和社会资金共同参与重点项目建设,推进基础设施的深度互联互通,真正建设一条超越地缘政治和文明隔阂的互利共赢之路、
彼此信任治理和和平发展之路,更大程度上惠及沿线国家和人民。
(三)搭建民心相通桥梁
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根基,也是“一带一路”能否真正取得成功的根本落脚点。作为一项沟通多元文明、众多族群和国家的合作倡议,“一带一路”能否获得成功,从根本上取决于能否跨越藩篱,搭建民心相通的桥梁和纽带,特别是能否建立起纵横交织的社会交流网络,以互联互通的社会网络替代界限分明的民族国家支撑起“一带一路”的区域合作架构。
要高度重视文化交流、青年交流、学者交流和民间交流的重要性,积极推动城市间人文交流,从软性外交中获得持续不断的政治动力,消除硬实力的顾虑。要发挥好海外华人华侨的作用,多渠道、多层次培养对华友好力量,使之成为促进经贸往来的“催化剂”,化解疑虑的“粘合剂”。
旅游业是促进经济合作和民心相通的重要抓手,能让双方百姓更多了解对方国家,消除偏见和误解,同时带来大量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有力推动经贸发展,可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产业。后续要以资源、客源、市场和利益共享为目标,积极推动市场相互开放,共同建立旅游便利化机制。
(四)推动沿线各国互联互通平衡发展
五通指数总评分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我国的互联互通存在明显的“两极化”特征,个别国家与中国之间高层互访频繁、经贸交往密切、文化合作比较深入,而如波黑、叙利亚、东帝汶、不丹等国家则在政策、资金、设施和民心等领域互联互通水平较低,发展极不平衡,势必对“一带一路”建设产生不利影响。为此,一是要继续扩大并保持与重点国家的互联互通。以俄罗斯为例,该国是中国最重要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之一,是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最为关键的一环,应继续扩大中俄的利益融合,提升中俄经贸合作水平,与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使其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参与方和推动者,进而带动与之关系密切的中亚和东欧各国积极参与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中来。二是要适时适度提升与“尚待加强型”国家的互联互通水平,防止差距过大。要加大对互联互通水平薄弱国家的援助力度,发挥援外资金的导向性作用,增强对外援助的战略性和实效性。把有关项目纳入到相关国家的发展战略中,通过帮助相关
国家提升综合实力的方式,促进地区共同发展,实现地区共同安全,培育地区共
同意识,形成地区共同声音。
(五)分步有序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各有优势,各有侧重,因此在推进过程中必须既要协同发展、相互支撑,又要避免一刀切。应在现有基础和能力下,针对不同区域发展特征,特别是与中国互联互通水平,明确主攻方向,突出重点。一是要明确近期发展目标。“一带一路”战略的远期目标是“五通”基本实现,沿线国家形成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为尽快实现这一宏伟目标,近期应着力夯实基础,在基础设施建设、政策沟通、人文交流等相对薄弱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二是战略上要有所选择和侧重。在路线上应确定重点国家和关键项目,采取不同合作方式。根据中国与沿线国家具体情况,应由近及远,由易到难,集中力量取得突破,形成示范带动效应。三是要分国施策。各国与中国互联互通水平不一致,如菲律宾和新加坡同属东南亚国家,但二者在政治环境、投资环境、民间往来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别,因此切忌按一个模式大面积铺开。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信息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