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推荐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阅读推荐 > 往期文章

2017年3月13日

2017-3-13 10:47:04      点击:
3.第三阶段是全面展开。2015年 2月至今,党中央和国务院统一部署,地方和部委积极行动,企业、地区和国际反应热烈,包括同步展开的内外两个环节。


   (1)第一个环节是部署实施。2015年 2月 1日,张高丽副总理主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会议,会议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学习李克强等中央领导的指示批示要求,安排部署 2015年及今后一段时期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大事项和重点工作。张高丽全面论述了“一带一路”的性质、目的、任务、内容、保障和实施主体等,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精神,加强组织指导,统筹协调配合,充分发挥地方、部门和市场主体的主动性,充分发挥沿线国家政府和人民的积极性,形成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强大合力”。3月 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这标志着“一带一路”建设全面进入落实阶段。5月,张高丽在重庆举行的亚欧互联互通产业对话会表示,中国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道,积极规划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六大经济走廊建设。6月,李克强在对推进中央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工作会议做出重要批示,强调紧密结合“一带一路”战略积极推动国际产能合作促进形成优进优出格局和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部委层面,国务院不少部门都将“一带一路”作为 2015年度重点工作任务之一。例如,发改委提出抓好“一带一路”战略和产业装备“走出去”;财政部提出推动优势产业走出去,促进互联互通重大项目的实施;商务部提出优化全球资源配置,提升“走出去”水平;工信部将围绕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制定相关发展规划和产业指导目录,适时启动产业转移合作示范园区建设;国土资源部表示为“一带一路”和“互联互通”做好保障和服务。地方层面,31个省市在 2015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均破题“一带一路”,积极参与、主动融入成为各地共同态度。
    (2)第二个环节是国际博弈。“一带一路”的国际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一些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态度由冷趋热,由旁观到介入。其中,在亚投行的创立上表现尤为明显。随着亚投行申请加入创始会员国报名截止日期的临近,相关国家的态度开始明晰化,不少欧盟国家和美国的盟友不顾美国阻挠,纷纷加入亚投行。美国和日本没有申请加入,但其国内也出现了本国是否应该加入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的辩论。另一方面,中国的周边形势出现一些不利变化。比如2015年新年伊始,缅北局势开始紧张,政府军与“民地武”之间的冲突殃及中国,年底大选获胜的民盟对华政策充满变数;斯里兰卡新总统叫停中国公司投资的科伦坡港口城市项目等。周边系列安全形势的恶化,也凸显了“一带一路”实施的艰难性。这两个环节在 3月底和 4月初对接。3月 28日,在习近平参加 2015年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后,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授权公开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简称《愿景与行动》),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共建原则、框架思路、合作重点、合作机制以及中国的开放态势和行动等。4月,“一带一路”领导小组的“一正四副”架构名单: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担任小组组长,四名副组长分别为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国务委员杨晶和国务委员杨洁篪。自此,“一带一路”掀起第二波热潮,国内外反响均很强烈。


    由上可知,“一带一路”是服务于新时期中国对外开放战略,以及周边乃至全球战略的一种综合性手段,“一带一路”在对外开放方面确实取得一些突破性成果。
二、务实成果
    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已有 60多个国家表态支持,同时也获得东盟、欧盟、阿盟等多个国际组织的支持。中国已与哈萨克斯坦、卡塔尔等多个国家签署合作备忘录。“一带一路”一批重大项目已取得突破和早期收获。东南亚方向,有铁路、公路、港口、电网、油气管线等,如中缅铁路、公路、皎漂港及特区、西哈努克港及开发区、中老泰铁路、印尼港口及开发区、泰国罗勇工业区。中亚方向有中吉乌铁路、中塔公路二期以及中亚天然气管道 C线、D线。东北亚方向则包括中俄东线、西线天然气管道。南亚方向为中巴公路、核电厂、工业园区等。总体看,“一带一路”确实取得很大进展。
三、明确表述
    中国政府一般通过党和政府的文件、工作报告、外事工作会议、白皮书、多边论坛演讲等方式,向外界表达“和平发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周边是首要”“以邻为伴,与邻为善”“睦邻、安邻、富邻”“亲诚惠容”“亚洲命运共同体”等理念。外界普遍感觉中国的外交战略宣示原则性和理念性强,但不具体,缺乏实质内容,操作性不强,希望中国更加清晰透明地表达自己。《愿景与行动》则是一份表述相对具体、鲜明、形象、实在的政策文件。2015年 5月,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副司长刘劲松在亚洲合作对话——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论坛上发言指出,“一带一路”将给工商界带来八大发展机遇,分别是宏观经济增长的机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大项目的机遇,国际产能合作的机遇,贸易投资提升的机遇,自贸区和便利化的机遇,新投融资平台和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海洋经济和旅游经济发展的机遇,以及能源资源和生态环保合作的机遇。
四、突出重点
    2015年 3月,王毅外长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5年中国外交的关键词是“一个重点、两条主线”。“一个重点”就是全面推进“一带一路”。重点推动互联互通基础设施、陆上经济走廊、海上合作支点建设,促进人文交流合作,加快自贸谈判进程。“两条主线”就是做好和平与发展这两篇大文章。这改变了过去周边外交工作千头万绪,难分轻重缓急的情况。
    《愿景与行动》也明确对外合作重点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同年 4月,习近平访问巴基斯坦,与巴方签订约 460亿美元的项目合同,提速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助推中国与中亚、南亚的互联互通。5月,李克强在会见印度总理莫迪时表示,加紧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充分发挥中印互补优势,对接发展战略,加快基础设施、产能和装备合作,推动加快工业化步伐和现代化进程。
五、强调对接
    《愿景与行动》提出要与周边国家的发展战略对接,改变了过往一厢情愿,自说自话的做法。在实践中,积极统筹好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共同的和不同的利益关切与愿望期待,综合考虑合作伙伴的具体国情与能动要素,积极推进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的相互对接。2014年 2月,习近平和普京总统就俄罗斯欧亚铁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对接问题达成了共识。12月,李克强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理事会第十三次会议上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上合组织有关国家的发展战略是相衔接的,中方愿同各方加强磋商与合作,共同促进产业转型升级。2015年 3月,王毅外长在两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与各国共建“一带一路”仍将是今年政府工作的重点。未来中方将更注重照顾各方舒适度,注重与各国发展战略相互对接,注重与现有的地区合作机制相辅相成。5月,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启动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方面的协议谈判,努力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相对接,确保地区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维护地区和平与发展。习近平在给中国—印尼副总理级人文交流机制首次会议的贺信中强调,中国提出的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构想和印尼打造全球海洋支点发展规划高度契合,两国发展互补性强,互利合作潜力巨大,合作前景广阔。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习近平强调,中方愿在平等互利基础上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同哈方“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的对接 ,实现共同发展繁荣。6月,李克强在布鲁塞尔出席第十七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期间,就建立中欧共同投资基金、中欧互联互通平台和中欧投资协定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磋商。7月,张高丽副总理访问越南时提出,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与越南的“两廊一圈”发展规划进行对接。9月,我国与吉尔吉斯共和国签署《两国毗邻地区合
作规划纲要(2015—2020年)》,提出了加强合作的具体举措,有利于促进两国毗邻地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加强丝绸之路经济带框架下的各方面务实合作。10月,中韩签署《关于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以及欧亚倡议方面开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实现两大倡议对接,以打造新的合作亮点,构建新的合作平台。11月,习近平在越南媒体发表署名文章,强调双方要继续发挥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作用,通过实现两国发展战略对接,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和“两廊一圈”建设,扩大产能合作,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实现互利共赢,给两国人民带来更多福祉。
六、手段创新
    “一带一路”本身就是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继承与创新。“一带一路”包含了 FTA、跨境经济合作,经济走廊,基础设施,金融投资、援外等多种政策手段,形成一个总体性的政策篮子,可以针对不同的国家,采取不同的政策组合,更像中医的整体动态平衡与辨证施治。这无疑是“走出去”的政策组合创新。每一种政策手段中也蕴含着创新,例如,在解决“一带一路”资金瓶颈上,进行了融资方式和机制的创新,中国加速推进丝路基金、亚投行、金砖组织开发银行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等四个平台建设,并利用外汇储备、地方政府及其他基金的建立、银行等社会资本的融入、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等方式,为“一带一路”建设输送源源不断的资金。再比如,加强民间援助方式已经成为中国学术界和政策界的新共识。
七、内外联动
将对内的全面深化改革与“一带一路”衔接起来,尤其是调动了地方的积极性。中央将 2015年定调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进一步对外开放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倡议正是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重要抓手,“一带一路”建设也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目前,地方意欲抢占先机、扩大开放、加快发展,各自布局“一带一路”的行动亦如火如荼。据“一带一路”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介绍,目前各有关方面紧紧围绕大局,积极参与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中央有关部门普遍建立了工作领导机制,出台落实“一
带一路”规划的实施意见,能源、农业、生态环保、教育、文化合作等一批专项规划编制工作已经启动。大多数省区市制定了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有关实施方案,充分发挥比较优势,找准自身定位,积极有序参与,八方动员、协同推进的格局已初步形成。例如 2015年 11月,福建出台《福建省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方案》,明确了该省的四大功能定位,即海丝互联互通建设的重要枢纽,经贸合作的前沿平台,体制机制创新的先行区域,人文交流的重要纽带。
八、评估调整
根据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政府项目在事前、事中和事后都要有专业部门的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进行调整。“一带”于 2013年 9月刚推出时,国内外学者普遍认为该倡议可能会刺激俄罗斯的欧亚联盟战略,建议政府应加强与俄罗斯的沟通。2014年初,习近平亲自出席索契冬奥会,并与普京商谈“一带一路”,形成相互支持的共识。另外,习近平在 2013年 9月第一次提出“五通”政策时,是指“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2015年 2月张高丽的讲话,以及《愿景与行动》,就调整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可见,“道路联通”调整为“设施联通”,“货币流通”调整为“资金融通”。显然,两个调整后的概念的涵盖范围更大,也更符合实际情况。再有,“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日益丰富,“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沿线各国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此外,亚投行在筹建过程中出现了与当初中国设想有所差异的情况,这包括会员资格、出资金额、否决权和亚投行与中国自身经济目标的联系等问题。例如,中国最初并未计划让亚洲以外的国家加入,但随着形势发展,此立场得到调整,欧洲、非洲和拉美国家均成为创始成员国。在否决权问题上,2014年首次签署谅解备忘录时,中国计划出资 50%,许多人认为这将转化成绝对否决权。随着更多国家加入,中国做出调整,把出资比例减少到约 30%,投票权降至26.06%。
(作者分别为北京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海洋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科学院信息工程研究所业务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