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推荐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首页 > 阅读推荐 > 往期文章

2017年3月9日

2017-3-13 10:45:17      点击:
第一部分
“一带一路”建设总体进展
第一章“一带一路”的缘起与发展
翟 崑 周 强
    “一带一路”是中国国际战略调整的表现和结果,是统筹国内国际发展,维护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拓展西部大开发和对外开放空间的重要举措。“一带一路”表述具体鲜明,操作性强,重视与周边国家政策对接和组合创新,动态评估调整实施共赢政策,两年多来取得推动国内外共同发展和稳定的双重积极效果。可以说,中国政府倡议并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有利于推动中国自身发展,还惠及亚洲、欧洲、非洲乃至世界,对提升世界经济发展繁荣与和平进步意义深远。
一、缘起:三个阶段
    “一带一路”从萌芽到迅速成为国家战略决策不过两年多,看似横空出世,实则是对一系列合作倡议的提炼概括和整合,大致经历了雏形初现、顶层推进和全面展开三个阶段,并非一个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大战略。
1.第一阶段是雏形初现。从 2012年到 2013年 10月底,“一带一路”经历了四个政策环节。
    (1)第一个环节是政策辩论。中共十八大前,中国国际环境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外交工作艰巨性、复杂性剧增,如何评估中国国际环境形势以及如何适当调整相关外交政策等问题成为国内政策界和学术界激烈争论的焦点。对于周边形势,有人认为邻国对中国战略意图产生焦虑感,中国朋友虽多却缺少战略盟友,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推进使中国的国际环境趋于恶化;也有人提出,虽然中国周边的外部环境日趋复杂,但直接冲击我们生存的安全挑战已相对淡化,机遇大于挑战。对于中国周边外交政策,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中国有没有完整清晰的周边战略,是否应该调整、如何调整;既然普遍认为不少周边国家“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那么中国该如何改进经济手段与政治安全手段不匹配的问题等等。对于中国周边外交的重点方向,有人认为当美国战略重点“东移”,欧印俄等“东望”之际,中国不应将眼光局限于沿海疆域、传统竞争对象与合作伙伴,而应有“西进”的战略谋划;也有人主张构建面向未来十年的“大周边外交战略”,具体包括:树立“大周边”外交理念,构建应对美国、日本、俄罗斯、印度四国的“新型大国关系”,统筹中国周边外交在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南太平洋“六大板块”联动,整合“海上突破”“积极西进”“立足国内”和“外围拓展”四种周边外交思路。十八大前关于中国外交政策的辩论空前,尽管百花齐放,各有所长,但政学两界还是形成一定共识,即中国需要一个统筹内外的大战略,既能协调和平衡国内的稳定和发展,又基于当前的实力和地位,重新进行国际定位,稳定周边,塑造国际秩序,实现中国和平崛起以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第二个环节是政策定调。这场外交大辩论为十八大的外交定调起到了预热和铺垫作用。2012年 11月,十八大强调维护国家主权、安全与发展的核心利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再次强调“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巩固睦邻友好,深化互利合作,努力使自身发展更好惠及周边国家”。“周边是首要”的外交布局理念地位得以凸显。


    (3)第三个环节是分别倡议。在十八大后的一年内,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出访时提出了多个周边区域经济合作项目。2013年 5月,李克强先后访问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德国等国。在印度,李克强倡议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加强边境贸易,推动形成更大的市场和发展合力。访问巴基斯坦时,李克强倡议推进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促进南亚、东亚互联互通,带动周边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在瑞士,李克强提出进一步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与自贸区伙伴共同获取新时期的“开放红利”,共同释放更多的“改革红利”,共同分享更大的“发展红利”。2013年 4月,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 2013年年会上的主旨演讲,提出中国将加快同周边国家的互联互通建设,积极探讨搭建地区性融资平台,促进区域内经济融合,提高地区竞争力。中国将积极参与亚洲区域合作进程,坚持推进同亚洲之外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区域、次区域合作。9月,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时,倡议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同中亚国家一道不断增进互信,大力加强务实合作,打造互利共赢的命运共同体、利益共同体。10月,习近平访问印尼时,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同东盟国家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建设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由此可见,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多种理念和合作倡议,急需凝聚共识、统筹整合。
    (4)第四个环节是初步合龙。2013年 10月,习近平在建国以来首次召开的中央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第一次将“一带”与“一路”相提并论,指出,“要同有关国家共同努力,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好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由此,“一带一路”概念成型。“一带”是从中国向欧亚大陆腹地及西部延展,“一路”是从中国向太平洋和印度洋延展,“一带”与“一路”对接,形同鲲鹏展翅,覆盖周边地区。


2.第二阶段是顶层推进。从 2013年 11月到 2014年底,党中央和国务院大力推动“一带一路”由一个框架性的倡议构想,演变为具有全局意义的国内重大改革议题和对外开放战略的主要抓手。这包含同时展开的内外两个政策环节。
    (1)第一个政策环节是顶层设计。2013年 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这标志着“一带一路”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服务于建立全方位开放新格局。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抓紧制定战略规划,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建设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加强海上通道互联互通建设,拉紧相互利益纽带”。这标志着“一带一路”进入战略规划阶段。“一带一路”规划涉及对外经济合作,由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和商务部牵头协调。国家各部委、省区、金融机构、官方和民间研究机构等迅速投入“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掀起第一波热潮。国内各部委和相关省区为了提升在“一带一路”规划中的地位和作用,纷纷造势。例如,2013年末发改委和外交部共同主持召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座谈会,将西北五省区、东部五省、西南四省市区纳入规划之中。相关部门和地方
领导人纷纷在《人民日报》和当地官媒撰文阐述“一带一路”的意义与作用,以及本部门应如何参与等。2013年 9月,丝绸之路沿线 6国 13城市代表共同签署《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西安共同宣言》。2014年 5月,广西召开第八届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专题研讨推进泛北合作,共建海上丝绸之路,掀起“入围”“一带一路”规划热潮。11月,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研究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规划、发起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设立丝路基金。这标志着“一带一路”战略规划的基本完成。
    (2)第二个政策环节是对外推动。2014年,“一带一路”成为对外工作的重要抓手。在双边层次,习近平出访荷兰、法国、韩国、蒙古、塔吉克斯坦、印度等足迹遍及亚欧 10多个国家,李克强出访欧俄,到访国大部分都是古代陆海丝绸之路的重要沿线国家,而“一带一路”都是重点提及的合作亮点和未来增长点。不少有关“一带一路”的项目和倡议,都写了进双方联合公报或声明。例如,2014年 2月,习近平在索契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时表示,中方欢迎俄方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9月,习近平与塔吉克斯坦总统会谈时强调,以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为契机,加强油气、电力等领域合作,建设好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10月,李克强访问德国期间签署《中德合作行动纲要:共塑创新》,双方同意拓宽陆上贸易走廊,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在多边层次,2014年 5月,习近平在亚信峰会上指出:中国将同各国一道,加快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尽早启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更加深入参与区域合作进程,推动亚洲发展和安全相互促进、相得益彰。6月,习近平在中阿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议上指出,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因为丝绸之路相知相交,是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合作伙伴。中阿共建“一带一路”,应该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既要登高望远、也要脚踏实地;应该依托并增进中阿传统友谊。共建“一带一路”的创造性举措将把双方的潜在优势转化成双边经济增长的共同推动力,成为中阿合作新契机。10月,李克强在第十届亚欧首脑会议第一次全会上提出,中国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愿与地区国家一道构建亚欧大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网络,深化区域合作,促进各国发展。同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备忘录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
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共同决定成立亚投行。11月,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东道主伙伴对话会上,习近平指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互联互通相融相近、相辅相成,“一带一路”源于亚洲、依托亚洲、造福亚洲,“一带一路”兼顾各国需求,统筹陆海两大方向,涵盖面宽,包容性强,辐射作用大。中国将出资 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丝路基金是开放的,欢迎亚洲域内外的投资者积极参与。